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066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心結 [8]


黑暗之中,出現了一絲光明,朦朦朧朧的,直到眼前的景像變得慢慢清晰。
是一張臉孔,但是看不清楚,雪季想伸出手觸摸那不知遠近的臉,但不知為何手似乎不聽使喚地,動也不能動。
「妳醒了嗎?」
隨著在耳邊響起的聲音,她終於看清楚眼前的人影。
「……醫生?」
「不要亂動,麻醉還沒完全退去。妳腦中的血塊已經清除掉了,手術很成功。」
「手術……」雪季慢慢地想起來,之前在跟黑傑克對話之際,感覺頭部突然一陣劇痛,之後就不醒人事。
「是嗎?……醫生,你又救了我一次……」雪季虛弱地說:「……但是你救了我,往後的日子,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要能活著,才能去找尋活著的意義。」黑傑克坐在病床邊,很嚴肅地對她說:「我好不容易才把妳救活,不要再有尋死的念頭了。」
「你為什麼……為什麼無論如何也要救我?」
「只是不想看著妳這樣死去。」黑傑克低沉卻清晰的聲音對著雪季說:「幸與不幸,不是由他人來決定。所有的生命都得來不易,妳該好好珍惜妳自己的生命。」
「醫生……」雪季盯著黑傑克,質問著說:「你是不是能夠懂?那種失去一切,被背叛,被遺棄的痛?你如果不懂,怎能用這些話就想說服我?」
黑傑克注視著雪季的眼睛,他從她眼中看見了一抹無助的,茫然不已的神情。雖然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再有過同樣的感覺,但是在心底深處,那種痛楚,黑傑克永遠也不會忘記。
他拉著雪季的手伸到自己眼前,觸碰著臉上的傷痕。
「……妳可以看見,我臉上的傷吧?」
「……可以。」雪季有點訝異地回答。黑傑克將雪季的手放下,緩緩地說:「這是在我八歲的時候,被炸彈炸傷時,本間醫生拼命救治我所留下來的手術痕跡。」
「被炸彈炸傷?」雪季嚇了一跳,仔細看著黑傑克的傷痕:「太可怕了……你當時一定傷得很重吧?」
「那已經不是重傷可以形容的了。」黑傑克說:「聽說我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頭骨破裂,手腳幾乎全斷,全身的皮膚都燒焦了,內臟也殘破不堪,簡直可以用支離破碎來形容。」
雪季聽著黑傑克的敘述,感到一陣驚悚,她無法想像這樣的傷者怎麼能夠活下來。
「能把這樣的你救活的醫生,一定是位名醫。」
「對我而言,他是最偉大的名醫。但就算再高明的醫生,救得了人的身體,也救不了人的心。」黑傑克閉上了眼睛,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覺的握緊:「我的母親……也在那場爆炸中受傷,可是她沒有辦法繼續活下去……因為那場爆炸事件中我失去了相依為命的母親,而我的父親……則丟下我和母親,跟別的女人遠走他鄉了。母親死後,從此我便成了孤伶伶的一個人。」黑傑克睜開眼,陰暗的眼神看著雪季:「失去一切,被背叛,被遺棄的悲痛,我不是沒有過,這是再高明的醫生也治不了的。」
黑傑克的聲音充滿了平靜,但聽在雪季的耳裡,卻感受到一股淒涼。
「……告訴我,醫生,你怎麼能在那樣的絕望中,撐過來的?」
「因為,我想活下去。」
「想活下去……」雪季喃喃地說,黑傑克看著她:「是的,我想活下去。所以再痛苦的復健,再絕望的遭遇,我都撐過來了。」黑傑克對著雪季說:「我相信在妳的內心深處,也跟我一樣,想要活下去。」
雪季無言了。聽了黑傑克說的話,不知怎的,心裡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她閉上眼睛,強忍著內心的激動。
看見雪季沉默地閉上眼,黑傑克從椅子上起身,只輕輕地說了要她好好休息,隨即走出了病房。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雪季再也忍不住,躲在棉被裡痛哭。
「我想活下去……」
黑傑克的一句話彷彿讓她如夢初醒,那是在她心底深處,最想聽到的聲音。
 
 
因為雪季恢復了記憶,黑傑克擔心她會再有輕生的念頭,雖然沒有對皮諾可提起,卻也吩咐她好好看住雪季。手術之後的復原期間內,雪季變得十分合作。除了順從接受治療之外,其它時間也會幫皮諾可整理家事,或者和皮諾可一起遊玩。和皮諾可在一起的時間,雪季看來非常開心。而當她獨自一人不在病房的時候,就是待在陽台上,看著一整天的海景。
這天,皮諾可不在家裡,雪季如平常一樣地坐在陽台上看著海景。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身後客廳傳來開門聲,她才恍悟地回頭看了一下。
「你回來了,醫生。」
回到家裡的黑傑克看了雪季一眼,沒有回答,逕自往自己的臥室走去。雪季也毫不在意地將視線移回海面上,茫然地看著前方,海風吹拂著飄動的髮稍,雪季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地坐著。
從臥室走出來的黑傑克看著陽台上的雪季,終於忍不住走過去問她:
「妳在想什麼?」
陷入恍神狀態的雪季被黑傑克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回答說:
「啊……沒有,腦袋空空的,只是坐在這邊休息而已。」
雪季對於黑傑克主動跟自己交談感到有點意外。事實上從手術結束後,除了平常生活上的問候之外,雪季和黑傑克幾乎沒有說過什麼話。因為對黑傑克說出自己傷心的往事,雪季突然變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而不知黑傑克是不是不想觸痛她的記憶,除了有點冷漠之外,也沒有再提起任何一個字。
「不會是想著要再尋死吧?」
聽了黑傑克的疑問,雪季有點訝異,隨即她笑了,說:
「……不會的,醫生,請你放心吧。」雪季看著海面,微笑著說:「再怎麼樣,這也是被你救回的性命。我已經……不會那麼想死了。」
聽到雪季的回答,黑傑克像是放心似地輕輕點了點頭,轉身離開陽台。而雪季仍如之前一樣,一動也不動地呆坐著,望著眼前沉落海面的夕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