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066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心結 [9]

夜深人靜時,雪季坐在病床邊,拿出了塔羅排列在桌上。
翻開第一張,圖畫上是一座被雷擊斷的塔,雪季的眉頭微皺了一下。
翻開第二張,圖畫上是一位女神撫摸著一隻勇猛卻溫馴的獅子。女神自信的表情和獅子堅毅的眼神,讓雪季的眼睛為之一亮。
「黑傑克醫生……」雪季看著第二張牌,自言自語地說:「你真的是個很不可思議的人……這就是你所想傳達給我的嗎?」
一股激動的感情從雪季的心中湧起,雪季壓抑著情緒,眼光移向了還未翻開的第三張牌。但是當她伸手想將牌面翻開時,碰到牌的手卻停止了。
沉默了很久,最後,雪季還是沒有翻開第三張牌。她將一封寫好的信跟塔羅一起放在桌上,穿上了外套,輕輕地打開病房的門。
深夜的屋子裡一片寂靜,雪季沒有開燈,怕驚動了熟睡中的黑傑克和皮諾可。她打開大門走出屋外,夜裡的風雖然有點冷,但比起之前已經溫暖了許多。冬天已經過去,春天正準備要來臨。
走了一小段路,雪季又回頭看了黑傑克的家一眼。從屋外看見唯一還亮著燈的地方,是黑傑克的房間。
昏黃的燈光在寂靜的海岬上,透露著一股溫和的感覺。雪季注視著眼前的景色,希望能將它烙印在心中。隨後,雪季轉過身,遠遠地離開了海岬……
 
 
 
「醫生!」
一大早皮諾可就慌慌張張地跑進黑傑克的臥室,搖醒了熟睡中的黑傑克。
「什麼事啊……皮諾可……」
「醫生!雪季不見了!」皮諾可緊張地說,把黑傑克嚇了一跳。
「不見了?」
「她不在病房裡,我找遍整個屋子也沒看到她的人。病房裡只留下了這個!」皮諾可伸出雙手,手中拿著的是一副塔羅牌和一封信。
黑傑克詫異地接過信,看著上面的內容:
 
「親愛的黑傑克醫生,還有皮諾可:
 
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也很感謝你們這段時間以來對我的照顧。
醫生,請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再尋死了。你讓我有活下去的勇氣和希望,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未來,但是我會記住你對我說的話,活著去尋找自己活著的意義。我會好好珍惜你救回的這條命。將來有一天,把手術費還給你。
皮諾可,我很感謝在我心靈中成為支柱的妳。和妳在一起的日子,讓我得到很大的快樂。對我而言,妳就像是天使,讓我知道自己也能笑得那麼開心。這副塔羅是我最珍愛的東西,我把它送給妳。請妳代我好好收藏它。
再次致上我深深的歉意和感激,祝你們能平安快樂,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
 
雪季 
 
「醫生……」皮諾可手中拿著塔羅,憂心地問:「雪季去那裡了?她會回來嗎?」
「不知道。」黑傑克將信折好,丟向床邊的桌上,淡淡地說:「我想她不會再回來了吧。她說這副塔羅牌要送給妳,妳就代她好好收著。」
「可是……她就這麼走了嗎?她的身體會不會有事啊?」
「以病情來說,她的身體大致上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黑傑克坐在床上,漠然地說:「至於她自己的內心和未來,不是我能夠去干涉的。心裡的傷能不能治癒,就看她自己了。」
皮諾可無奈地看著手中的塔羅牌,此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有客人?」皮諾可驚訝地回頭,跑出了黑傑克的臥室,她將塔羅牌放在客廳的桌上,走到玄關為客人開門。
黑傑克坐在床上,沉默地看著桌上的信。不一會兒,皮諾可走了進來。
「醫生,有人要找你,是辰巳醫師和他的朋友。」
「先請他們在客廳等我,我馬上過去。」黑傑克下了床,走向浴室梳洗換裝。然後到客廳接見客人。
「早安,黑傑克,一大早跑來找你真是對不起啊!」辰巳向黑傑克打了聲招呼,為他介紹身邊的人:「這是上次跟你提起過的岩崎醫師。」
「黑傑克醫師,冒昧打擾您真是抱歉。」岩崎禮貌地跟黑傑克握手致意,三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黑傑克不經意地發現到,岩崎一直注意著放在桌子上,雪季留下來的塔羅牌。
「岩崎先生,你好像對這東西很有興趣的樣子。」黑傑克好奇地問。岩崎突然察覺自己的失態,連忙道歉說:「啊,真是失禮了……我看到這副放在桌上的牌覺得有些驚訝,所以便把它拿起來看一看。」
「怎麼?岩崎醫師,你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好東西吧?」辰巳調侃著岩崎,隨後向覺得疑惑的黑傑克解釋道:「岩崎醫師有收藏古董的喜好,只要是看起來很古老的東西,他都會很有興趣地觀察一下。」他又笑著對岩崎說:「從你古董收藏家的眼光來看,這副牌的價值很高嗎?」
辰巳的語氣帶著半開玩笑,但是岩崎卻很仔細地審視著每一張牌,然後正經地回答道:「所以我才會覺得驚訝。雖然我自己不敢說很肯定,但我想這副塔羅牌是真正的古董沒有錯,也許值個三千萬吧!」
「三千萬?!」
不只是辰巳,連黑傑克的臉上都露出了十分驚訝的神情。
「是啊,從這副牌的圖畫及狀態來看,應該是十九世紀初歐洲皇室占卜師所用的塔羅牌。之前只有在資料年鑑中看過關於這副牌的簡介,我真沒想到竟然能親眼看到它。」
聽了岩崎的解說,黑傑克和辰巳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這是我很重要的東西,請把它還給我。」
端著茶來的皮諾可打破了現場的沉默,將茶杯一一放在客人面前之後,動手收拾散落在桌上的牌。
「黑傑克,你怎麼會有這麼令人吃驚的東西……」辰巳喃喃地說,讓皮諾可取走手中的牌。岩崎小心地將牌交給皮諾可,一邊對黑傑克說:「黑傑克醫師,我這麼說也許有些唐突,不過我還是想請問你願不願意將這副牌讓給我?當然,我會出錢買下來。」
黑傑克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是一位捧著書本的女祭司。他將牌交給皮諾可,微笑了一下,拒絕岩崎的請求:
「很抱歉,我不打算讓出這副牌。這是皮諾可珍藏的東西,」他將視線移向落地窗外,看著遙遠的海平面,說:「而且,這也算是我的手術費。」
古老的塔羅牌裡,蘊藏了百年以來人們的希望與期願;當放下手中的塔羅牌不再依靠占卜追尋未來的時候,是否就代表有足夠的勇氣向前走呢?黑傑克垂下眼簾,想起雪季信中所說的話。
「……請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再尋死了……我會記住你對我說的話,活著去尋找自己活著的意義……」
他的嘴角微揚了一下,是的,只要能走下去,總是會有希望出現的。
黑傑克將目光再度移向窗外,一隻海鳥飛翔的身影映入他的眼裡。伸著長長的雙翼,隨著海風悠然飛向天際。越飛越遠,直到消失在水平線之間……
 
<心結>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