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396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生命 [1]


「伴俊作偵探事務所」內,偵探伴俊作正在處理著事務時,突然有人敲門。
「歡迎光臨!請進……」伴俊作連忙招呼來訪的委託人,但是當他看清楚對方時,不免感到一陣驚訝。
「——黑傑克醫師?!」
披著黑色大衣的黑傑克無視於伴俊作的訝異表情,走進了辦公室,對他說:「我有事想委託你,請幫我找一個人。」
「找人?」
黑傑克從大衣中拿出一張照片,交給伴俊作。
「我想請你幫我找這個人。除了這張照片外,沒有其它的資料。」
伴俊作拿起照片一看,照片中的人是個女子。
「……沒想到醫生你會來委託我找人,而且還是位小姐,這可真令人意外啊!」伴俊作笑了笑:「怎麼?她是沒付你手術費,所以你要找她追討嗎?不過說實在的,醫生你的手術費也太高了,付不起也是可想而知的事……」
「少囉嗦!」黑傑克不耐地打斷他的話:「你接不接受委託?」
伴俊作連忙止住口,仔細看了看照片。
「……連名字也沒有,只有這張照片嗎?」伴俊作搔了搔頭:「我可以接下你的委託找找看,但是可能要花上很多時間。」
「那好,」黑傑克留下了連絡電話,走向門口準備離開:「我只要知道這個人的下落就可以。有什麼進展,請與我連絡。」
伴俊作看著黑傑克離去的身影,再回頭看了看照片。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偵探啊。天才外科醫師找上我這個天才偵探,我絕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伴俊作眼中燃燒著熊熊火焰,開始埋頭苦幹,準備找人。
 
 
 
走出了伴俊作的事務所,迎面而來的寒風吹拂著黑傑克的衣領,他伸手抓緊了大衣。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會來到這裡委託偵探尋找雪季的下落。
「雪季……」
從雪季離開之後到現在已兩年的時間了。對黑傑克而言,雪季也不過是無數個病患中的一位。甚至在這段時間,黑傑克也幾乎忘了曾經有過這麼一個人。要不是日前接到了一通電話傳來讓他震驚不已的消息,他恐怕永遠都不會想起雪季的事……
 
「喂?我是黑傑克……啊,是你,謝謝上次跟你們調的血……嗯?你說什麼?」黑傑克握著話筒,突然嚴肅了起來:「那批血液有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等一下!你說是什麼病毒?……」黑傑克專注地聽著話筒那一方傳來的聲音,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
「開什麼玩笑!HIV?你們確認過了嗎?」黑傑克的情緒變的很激動:「……追蹤?病患已經不在我這裡了!你叫我怎麼去追蹤?……」黑傑克憤怒地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病患大多是離開後就不見得再找得到的……什麼?病歷?我拒絕!為什麼要把病歷交給你們?」他皺緊了眉頭,對著電話大吼:「我不管你怎麼說!少拿規定來應付我!我不吃這一套!」
「啪!」的一聲,黑傑克幾乎是用摔的掛上了電話……
 
在那次為雪季動腦部手術中所輸的血,恐怕帶有HIV病毒……這件事一直纏繞在黑傑克的心中,怎麼也放不下。思索許久之後,黑傑克決定找出雪季的下落,他想確認一下,雪季是不是受到了感染。
感染HIV病毒的人會引起一種名為「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的病症,全身的免疫系統會失去正常運作的功能,死亡率非常高,因為這種病症,至今還沒有任何方法能夠治好……
「萬一她真被感染的話……我又能怎麼辦呢?」
黑傑克的心一陣刺痛,一股深深的無力感,侵襲了他的心頭。
 
 
兩個星期後,黑傑克接到了伴俊作的回音,來到電話中約定見面的咖啡廳。
「你要找的那個女人,叫做冰室悠希,是企業家冰室龍介的妻子。」
「冰室悠希?」
「沒錯。」伴俊作取出了一份資料夾放在桌上:「她目前住在輕澤井的別墅中。和冰室龍介結婚一年多了。我所查到的線索只有她嫁到冰室家之後的事,至於之前有關她的生平則完全不明。不過反正你委託的也只有找到她的下落而已,所以我就沒有再多查了。」
「你只要找到她人在那裡就好了。其它的不用多做。」黑傑克冷冷地說:「她還健在嗎?」
「健在?當然啦,而且她好像已經懷孕,快要生產了。」
「懷孕?!」
黑傑克的反應很驚鄂。讓伴俊作有點意外。
「你幹嘛聽到她懷孕就這麼吃驚啊?我再告訴你一件事吧。他的丈夫冰室龍介聽說正在找你呢!不過似乎是想請你治病的樣子。但是生個小孩需要花大錢找你這位無照密醫嗎?」伴俊作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我說醫生,你該不會是冰室悠希的舊情人吧?」
黑傑克沒有回答,卻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狠狠地瞪著伴俊作。
「好好好……我說錯話了,不要那麼生氣嘛!」伴俊作察覺到自己的失言,趕忙笑著賠罪:「這份資料中有她現在的住處,以及冰室龍介的連絡方法。看在我也算是替你接了個生意的份上,剛才說的話就裝作沒聽到吧!」
黑傑克從大衣裡取出一個厚厚的信封丟在桌上,順手取起資料袋,一語不發地起身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