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066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生命 [2]


依著資料中的內容,黑傑克和冰室龍介取得了連繫後,來到輕井澤的別墅。
「黑傑克醫生,很感謝你能前來。我是冰室龍介。」
前來迎接黑傑克的是一位年約三十多歲的男子,態度相當客氣。
「……打擾了。你在電話中說,希望我替你妻子治療?」
「是的。請進來吧,內人正等候著。」
黑傑克隨著冰室進入屋中。冰室一面帶領著黑傑克一面說:「……其實請您來,是內人的意見。她目前已經懷孕快要生產了。可是因為她有病在身,對於生下這個孩子,是相當的危險……」冰室略為皺了一下眉頭:「她說曾經接受過您的救命之恩,如果可以的話,希望這次也能藉著你的醫術,平安讓她生下小孩。」冰室走到一扇門前停下腳步,回頭用懇求的表情對黑傑克說:「黑傑克醫生,我求求你救救內人!雖然她不顧一切堅持要這個孩子,但是對我來說她比孩子還重要!不管你開出多少錢我都願意,我希望你可以治好她的病,讓她活下去。我不想失去她……」
「……請問您妻子是患了什麼病?」
「……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
黑傑克的心裡感到一陣刺痛。雖然早就有如此結果的心理準備,但是親耳聽到證實,還是難免有一些震驚。
冰室敲了敲臥室的門,隨即就有個年輕的護士來開門。
「是你,冰室先生。這位是……」
「這位是黑傑克醫生。」冰室介紹道:「這位是特別聘請來此照顧內人的護士,天野小百合小姐。」
「幸會,黑傑克醫師。」小百合禮貌地對黑傑克打招呼。
「夫人呢?」
「夫人正在床上休息。請進吧。」小百合開門讓冰室和黑傑克入內。冰室悠希挺著即將臨盆的肚子躺在床上看書。看見進房的丈夫,她將手中的書放下。
「親愛的,你怎麼來了……這位是……?」
「悠希,黑傑克醫生來看妳了。」
悠希看著丈夫身邊的黑傑克,一瞬間露出詫異的表情,隨即轉為欣喜。
「黑傑克醫生!沒想到……你真的來了!」
「……好久不見,」黑傑克平靜地說:「妳過得還好吧?」
「嗯,我很感謝那時候醫生救了我。如果不是醫生,我大概沒辦法像現在這樣活著。因為醫生的恩情,我才有機會遇到我的丈夫,他對我真的很好。」悠希一面說一面緊緊握著站在身旁丈夫的手。臉上的笑容充滿了幸福。
兩年多前將悠希從生死邊緣拉回的黑傑克,改變了她自認為不幸的命運。結果應該可以說是非常圓滿的,但是,當初對悠希的醫療卻導致她如今染上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這樣,究竟是幸還是不幸呢……?
「我先了解一下妳的病況吧。天野小姐,請妳把病歷給我。」
黑傑克一邊脫下大衣一邊對小百合說。小百合拿出了悠希的病歷,交給黑傑克。黑傑克翻看著病歷資料,大略知道悠希的病情。懷孕已經37周,胎兒成長的情況也相當良好。發現染有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是在懷孕後做產檢時檢查出來的。
「婦產科醫師,成田和也……」黑傑克喃喃地念著撰寫病歷的醫師的名字。小百合回答說:「他是冰室夫人的主治醫師,慶應大學附屬醫院的婦產科主任醫師,也是我大學時的學長。我是經由他的介紹才來這邊工作的。」
黑傑克看了看小百合,將病歷交還給她:「成田醫師多久會來一次?」
「每個星期三和星期六,他會來這邊出診。」
「星期三……那就是說明天他會過來囉,」黑傑克對小百合說:「我想跟成田醫師談一下關於冰室夫人的病情,麻煩妳幫我通知他一聲。」
「好的。」小百合接過病歷放回原處,隨即走出臥房去打電話連絡成田醫師。
黑傑克轉頭對冰室說:「現在要為夫人診察,請冰室先生暫時離開一下。」
冰室點點頭,輕拍妻子握著的雙手,說:「我先出去了。妳要乖乖的。」
悠希對丈夫回以微笑。冰室向黑傑克致意之後,走出了臥房。
黑傑克戴上手套,為悠希觸診。悠希看著專心診察中的黑傑克,開口說:「……醫生,那個時候不告而別,真的很對不起……」
「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妳不用介意。」黑傑克一邊診察一邊回答道。
「可是,我還沒有付你那一千萬的手術費啊。」悠希抬頭望著天花板:「雖然那個時候覺得你開價一千萬真的很貴,可是後來我才發現,你不但是治好我的傷,連我的人生也改變了。這樣一想,就覺得一千萬不算什麼了……」
「手術費妳已經給了。妳留下來的那套塔羅是價值一千萬以上的古董,我收下了。」黑傑克結束了初步的診察,將手套脫下走到洗手檯洗手,看著鏡子倒映出身後躺在床上悠希的樣子,輕聲地說:「雪季……」
「嗯?醫生?」
「……手術中不慎讓妳輸到帶有HIV病毒的血液,是我的疏忽。那次手術不算成功,我無法跟妳要手術費……」
「不是的!那不是醫生的錯。」悠希連忙說:「那個時候我本來就應該死的。要不是醫生你救了我,我又怎麼會有現在呢?你那個時候不是用盡各種方法,只為了要讓我活下去嗎?」悠希看著黑傑克站在洗手檯邊的身影,認真地說:「醫生,你讓我知道什麼是生命的意義,而現在我找到了,所以手術是成功的。你不單單是救了我的生命而已。」
黑傑克轉頭看著悠希,他無法得知,悠希是不是只是在安慰他而已。
「病歷上說妳喪失了兩年前大部份的記憶。其實妳並沒有忘記。妳自己也清楚妳是因為輸血才感染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黑傑克停頓了一下,有點艱澀地開口問:「……為什麼不說是因為我幫妳手術時感染的?」
「沒有這個必要。」悠希平靜地說:「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是嗎?雖然發現時我自己也很震驚,但是,我卻不恨你,也不會後悔那場手術導致自己染上這種病。」悠希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我希望你來,並不是要跟你討回公道,我只希望你可以像當時守護著我的生命一樣,守護我即將出世的孩子。」
「……我無法給妳,我做得到的承諾。」
「我不需要承諾,我只是相信你一定會盡力。這樣就夠了,比什麼都讓我更來得安心。」
雖然沒有被要求承諾,但是黑傑克的心卻更為沉重了。
「明天我會跟妳的主治醫師談。妳就好好休息吧。目前為止孩子應該是還沒有被感染,妳應該可以生下一個健康的寶寶。」
「謝謝你,醫生。對了,」悠希想到什麼似地,下了床走到衣櫃,從裡面取出一個小盒子:「這個,是那年聖誕節要送你的的東西,卻一直忘了交給你。我留了下來,倒是沒想到有一天真的可以把它交到你手上。」
黑傑克接過盒子打開一看,是一條紅色的領結緞帶。
「妳不用這麼特意。而且,我一向習慣用藍色的領結。」
「啊,對不起,我沒注意你一直都是打藍色的領結。」悠希意外地說:「但還是請你收下它吧。用不到也沒關係,畢竟這是想送給你的,請不要拒絕。」
「……那我收下了。謝謝。」
黑傑克收下盒子。取起自己的大衣,走出了悠希的臥室。冰室和剛打完電話的小百合正在客廳裡。
「黑傑克醫師。」冰室走向前去,黑傑克對冰室說:「我明天先和夫人的主治醫師會談一下。對於她的懷孕,目前為止都很正常,但是她的病……」黑傑克朝臥室的方向看了一下:「我必須先把話說在前頭,我沒有把握可以讓她痊癒,但是我會盡力試試看。」
「一切就拜託你了,醫師。我已經命人準備好客房,請你先休息吧!」
「那就打擾了。」
黑傑克語畢,便跟隨著佣人走向客房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