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066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KARTE 44:皮諾可誕生


    在原作漫畫中,皮諾可的登場是隨著連載進度出現的,也就是在前面的11話中,黑傑克都是一個人。動畫的設定與原作不同的是,一開始就有皮諾可出現,所以動畫在改編這一話時,以「回憶」的手法來表現。
    在漫畫中,黑傑克有抽煙的習慣,一般使用的大都是以煙斗點煙草,偶爾在外出時會抽紙煙,日本一些資料書甚至還拿這點作為題材來研究黑傑克的習性。在漫畫裡皮諾可出現後也有過幾次黑傑克抽煙的畫面,不過似乎很少(或者是沒有?)黑傑克在皮諾可面前抽煙的畫面。而動畫播出後便不曾出現黑傑克抽煙的樣子,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在電視上播出的尺度考量(避免不良影響)。同樣是讀賣動畫的另一部作品「城市獵人CITY HUNTER」主角冴羽獠在原作漫畫裡也常有抽煙的畫面,不過在動畫裡就完全不曾出現這些鏡頭。
    所以這一集播出黑傑克坐在陽台上抽著煙斗的樣子,不知會不會嚇到一些沒看過原作的BJ迷呢?
    在深夜突然來了一通電話請求黑傑克為某位病患看診,雖然黑傑克以今天太晚了(其實從該集畫面中證實,當時也才晚上八點左右)為由拒絕,不過打電話的可仁醫師(可仁日文為かに,音同「螃蟹」,想必是手塚老師的小惡搞)帶著患者不請自來。看過病歷後的黑傑克對患者身上的畸形囊腫大為驚訝,不過卻也簡單回了句:「切除不就好了?」在這個時候,黑傑克還只是把囊腫看成一個單純的病徵,並沒有想到那是一個「生命」。
    要真有這麼好辦,也就不必勞師動眾來請黑傑克出手協助了。可仁博士說無法動手術切除的原因,是手術中總是出現令人奇怪又害怕的失常現像。聽到這理由的黑傑克只是嗤之以鼻。對於這個像是故意開他玩笑的委託,黑傑克以手術費五千萬的代價接了下來(似乎又是一個不是很想接下而故意開天價的案子)。將病患送進自家的手術室裡,準備單獨進行囊腫切除手術。
    (看到那位一直戴著面具的女病患躺在手術檯上插著麻醉呼吸器的樣子,我實在不相信黑傑克會沒看過她的臉。那,又是誰幫她裝上呼吸器的呀?)
    傳言中因為不明事故被迫終止的手術,黑傑克在獨自一人進行的手術檯上也發生了。先是不知由哪傳來的細微聲音直呼著:「不要切!不要切!不要切!」,接著是自己的身體莫名其妙無法控制地到處亂撞。即使如此黑傑克仍十分鐵齒,不相信有另一股力量的存在,直到手中握著的手術刀頂住了自己的喉嚨,黑傑克終於願意妥協,與擁有超能力的來源——病患身上的謎般囊腫談條件。
    故事發展至此倒也還好,看起來就像是黑傑克因為性命受到脅迫,不得不想出辦法,讓囊腫組織在培養液裡活下去。要不是後來身為姊姊的女病患,對可以說是妹妹的囊腫極為嫌惡的態度,黑傑克也許還不會想到那團破碎的肉塊,也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意識的「生命」。
    ——「她」雖然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卻也是一個生命。還擁有著強烈的求生意念,強大到足以影響每一個要動手將「她」切除扼殺的人……黑傑克似乎在「她」身上看到過去自己的影子,在爆炸中支離破碎的身體,所有的人都對他放棄了希望,除了一位不死心用盡全力將自己的身體拼湊起來,救活他的醫生。
    要不是有這位醫生,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他。
    面對這個不完整卻渴望活下去的生命,他決定像當年的那位醫生一樣,幫助「她」完整地活下去。黑傑克將「她」的身體拼湊起來,不齊全的地方再用人工器官加以補足,仿若童話中的小木偶皮諾丘因木匠的期望化成了生命,因女神的祝福擁有了人心。
  於是,皮諾可誕生了。
 
  從她一開始睜開眼睛,一開始牙牙學語(雖然到現在講話還講不清楚),黑傑克的表現完全就像是個父親一樣,溫柔又細心。不過到了學走路的時候,黑傑克反而冷漠到不行。每次看到皮諾可走了兩步跌倒在地上的模樣,我真恨不得可以衝過去將她抱起來……雖說正常人也會經歷跌跌撞撞的學步階段,不過哪有做爸爸的這樣不聞不問的?……(喔,黑傑克不算是「爸爸」啊?)話說回來,皮諾可的身體終究不比正常人,如果不經過這段嚴苛的「復健」訓練,能不能隨意活動都是問題。這一點,感同身受的黑傑克再清楚不過。只是黑傑克雖然心裡這樣想著,但每一次皮諾可跌倒的時候,我總覺得他好像差點就要從沙發上起身衝過去抱她了……
  皮諾可的活動能力,感覺上好像是在一場火災意外中被「激發」出來。因為房間裡的老鼠打翻了桌上的煙灰缸,引起了一場小火災。被火災嚇到的皮諾可吃力地從床上爬起跑到門邊,開不了門只能一邊拍打著門扉,一邊聲嘶力竭地哭喊著……聽到她當時哭喊的聲音,讓我的心都糾痛了……所以最後黑傑克回到家趕忙將火滅掉後,我當時的第一個念頭是:超想狠狠揍他一拳!(為什麼留她單獨在家讓她發生這種事情?!)
  雖然揍不到黑傑克,不過黑傑克想必自己也嚇到了,於是從此戒煙(?)
  一年過去,除了講話還是講不清楚以外,皮諾可已經能跟正常人一樣活動了,還會打掃煮飯,發明自己專屬的口頭禪「阿秋不理給!」
  與「姊姊」的初次見面,皮諾可的心裡當時是什麼感受?不過不管一開始是什麼感受,很明顯的都被姊姊的無情給徹底粉碎了。
  「她才不是我的妹妹!我沒有這種妹妹!」
  我相信皮諾可在姊姊身體裡的十幾年來,是有「意識」的,因為有意識才有想活下去的渴望,因為有意識才認定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姊姊,因為認定眼前的人是姊姊,所以當姊姊回以無情的態度時,皮諾可才會那麼憤怒,失望和悲傷。
不被期待的生命得不到歸依,註定了皮諾可這輩子只能依靠著黑傑克。不管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再也離不開他。於是,孤獨的密醫身邊,多了個天真的少女陪伴。
至於片尾那畫面意味著什麼呢?嗯,就算是「服務觀眾」吧!
由衷感激編寫這一集劇本的手塚真,加入這個畫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