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ACKJACK怪醫黑傑克
關於部落格
永恆地追尋 醫學對生命的意義



_uacct = "UA-655391-5";
urchinTracker();
  • 27066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心結 [3]

黑傑克將針頭由雪季的手臂中抽出。雪季很快就平靜下來了。
前不久雪季流著眼淚說出她本想尋死的話之後,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得很厲害。黑傑克認為是精神方面的疾病發作,立刻為她注射鎮靜劑好讓她安定下來。
「好多了吧?」黑傑克輕聲地問,將針筒放在桌上。雪季點點頭,身體不再顫抖了,她深吸了一口氣,總算能開口說話:
「……詳細的事情我也記不太得了,只知道我在河邊是想跳河自殺的。但是沒有掉進河中卻摔在堤防邊……大概就是這樣吧!」
「為什麼想尋死?」
黑傑克問道。雪季卻搖搖頭:「我不知道……因為剛剛跟你說話才讓我想起跟那時一樣的感覺,好像失去一切,被遺棄的感覺……我才想到我為什麼會在河邊。」
「生命很珍貴,不要動不動就輕生。」黑傑克嚴肅地對雪季說,雪季卻笑了,笑得很冷很悲哀,她笑著看著黑傑克,說:「醫生,你當然這麼說。但是你怎麼能了解這種悲哀的感覺?曾經擁有的卻在瞬間就失去了,曾經相信的卻遺棄了你!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存在!這世界這麼大卻不知道自己的容身之處在什麼地方!」雪季越說越激動:「……就連……就連現在,我對我自己是誰,所有的記憶也都不見了!我還能有什麼?還會有誰能救我?我……」雪季突然感到一陣昏沉,失去說話的力氣,鎮靜劑的藥效開始發作,她閉上眼睛慢慢地睡去。
「……傻瓜……」
黑傑克看著昏睡的雪季,面無表情地自言自語。
「醫生……」皮諾可憂心地問:「雪季沒事吧?還有……你的樣子有點奇怪………」
「不會有事的。」黑傑克輕撫著皮諾可的頭:「讓她睡吧!把東西收一收,去吃早餐了。」
「好。」
黑傑克轉身離開了診療室走向客廳。皮諾可動手收拾剛剛使用過的注射針筒等物品,以及散落在雪季身上的塔羅牌。
「好舊的牌喔……不過圖畫很漂亮呢!」
皮諾可將塔羅牌收進盒子裡放在病床邊的桌上後,也離開了診療室。
 
 
 
「我不確定什麼時候回來,妳不要等我太晚,早點睡。」
「知道了!醫生,你開車要小心喔!」
皮諾可目送著黑傑克駕車離去,轉身回到屋子裡。將家事做完之後也已經差不多是下午了。皮諾可坐在客廳裡,手中拿著電視遙控器,轉了好幾個頻道卻沒有想看的節目。
「好無聊喔……」
突然從診療室那邊似乎傳來什麼聲音,皮諾可呆了一下,訝異地走往診療室去。
「啊!雪季!」
雪季正想從床上爬起,但全身受傷的她行動不便,扶著點滴架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對不起……我想去洗手間……」
「妳等一下!」皮諾可趕緊找來了一張輪椅,扶著雪季坐在輪椅上後帶她往洗手間去。從洗手間出來後,雪季坐回輪椅上,皮諾可推著輪椅經過客廳時,雪季不禁說道:
「……好漂亮的風景啊!」
「嗯?」皮諾可好奇地望向雪季看著的方向,原來是客廳落地窗外的海景。
「很好看吧?」皮諾可天真地笑說,推著輪椅走到落地窗外的陽台。刺眼的陽光照得雪季幾乎睜不開眼。適應了之後,雪季看清楚眼前遙望無際的,一片碧藍的海洋。
「真美……沒想到能看見這麼美麗的景色……」
雪季讚嘆著說,皮諾可:「醫生說就是因為這樣他才堅持要住在這裡的。醫生有空在家的時候,也常常坐在這邊看海呢!」
「黑傑克醫生不在嗎?」
「他有事出去了。」皮諾可一邊說一邊拿了一張毛毯,蓋在雪季身上:「妳就在這邊欣賞一下,我去做點東西給妳吃。」
「不用了,我吃不下……」雪季慌忙回答,但是皮諾可擺出一付大人似的正經模樣,說:「不可以,妳現在是病人,要吃點東西補充營養。醫生說妳因為營養失調體力很差,總不能老是打點滴吧!而且不吃東西補充體力,妳明天怎麼動手術?」
雪季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皮諾可,彷彿被她教訓得無言以對。過了一會,她才吞吞吐吐地說:「……妳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個幼稚園年紀的小孩……」
「皮諾可不是小孩!我是十八歲的大人了!」皮諾可生氣地抗議,但是這會兒她又像個孩子似地發脾氣了。雪季有些啼笑皆非,慌忙回答:「是是……我知道了,皮諾可小姐,我聽妳的話就是了。」
皮諾可嘟著臉頰,很正經的說:「知道就好。在這邊等我。」
語畢,她很正經地轉身走向廚房。雪季看著皮諾可的身影消失,才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特別的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被皮諾可的這樣舉動逗笑了之後,雪季原本沉重的心頓時變得很輕鬆。眼前的海面,看起來也更燦爛了。
「孩子啊……」
雪季的腦海中似乎牽起了一些記憶,她試著去回想,卻沒有任何頭緒。直到頭有點微微地發痛,她才停止了回想。
「到底那是什麼樣的記憶呢……?」雪季看著海面,喃喃地說:「……為什麼總覺得不要想起來最好……」
雪季輕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放棄了回想,任由海風吹著她的臉頰,海鳥的叫聲在耳邊迴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